联系我们

地址:

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
电话:

400-123-4567

邮箱:

admin@baidu.com

三大门派所占的星

发布时间:2018-12-31 00:10 阅读

于人理,祥变应乎天文,得失虽微,罔不昭著。《晋书·天文志上》。            为政首先要合人“人理”,而在儒家学说中,这个“人理”也就是“天理”,这一点可以由许多著名的儒家格言警句加以证明:            民之所欲,天必从之。《尚书·泰誓上》。            天视自我民视,天听自我民听。《尚书·泰誓中》。            天惟时求民主。《尚书·多方》。            这个道德至上、赏善罚恶的人格化的天,是尊重人心民意的,是为民作被称为:            “石氏中官”,“石氏外官”;            “甘氏中官”,“甘氏外官”;            “巫咸中外官”。            这三大门派所占的星和“星官”,再加上二十八宿等,《开元占经》集此前各家“星经”之大成,共有如下恒星资料:            石氏:92官,632星;甘氏:118官,506星;巫咸氏:44官,144星;二十八宿及辅官:28官,182星;不属任何一家者:1官,1星;总计:283官,1465星。三大星占门派的存在,很可能与战国时代各大国互争雄长的文化背景有关。而随着秦汉大一统帝国的建立,文化上的统一感使人们觉得有必要将三大门派的“星经”融合统一起来。这项工作到了西晋初年晋武帝时,由先前仕于东吴后来归晋出任太史令的星占学家陈卓完成:            武帝时,太史令陈卓总甘、石、巫咸三家所著星图,大凡二百八十三官,一千四百六十四星,以为定纪。《晋书·天文志上》。            上述这段记载与《开元占经》中的恒星资料相比,“星官”数相同(283),星数只少一颗——当是未将不属三大门派的独立一星计入之故(即由一颗星组成的“神宫”一官)。            三、星图            到刘宋时,太史令钱乐之又在陈卓汇总工作的基础上,铸造了一架“浑天铜仪”——相当于现代的天球仪。钱乐之在铜仪上用三种不同颜色表示三大门派的星:            图33敦煌星图S3326。此处所示为该星图末尾部分。该星图约绘于公元8世纪。            石氏:黑色            甘氏:红色            巫咸氏:白色            到了唐代星图上,巫咸氏的星改用黄色标出。这个转变不难理解:钱乐之的三色是标在铜仪上的,白色不会与铜的颜色混淆;但后来要在纸或绢、帛上绘制星图,白色就不能用了,所以改为黄色。            现今存世的唐代星图,保存在敦煌卷子之中。原件现藏伦敦大英博物馆,编号为S3326(英人斯坦因A.Stein收集的卷子之号)。图中将黄道—赤道带上的星群按十二次分为十二段画出,十二次的起止度数,与《晋书·天文志上》所记载陈卓审定的度数完全一样。每段星图旁都附有说明文字,而这些文字竟又与《开元占经》卷六十四所载的“分野略例”完全相同。至于北极附近的星群,图中另绘一幅圆形星图来表示。            关于星图中用三色表示三大门派之星的问题,情况比较复杂。因为有的用三色,有的用两色(将石氏与巫咸氏之星合并),而且哪一派之星用哪一色,各星图也不尽一致。为此我将这方面总共七项有关史料编成一览,表示如上表:星图三派三色一览            三派序号甘氏石氏巫咸氏1红黑白2黑红黄3黑红黄4黑红红5黑红黄6黑红黄7红黑黄上表七项史料中,两项为史籍记载,五项为现存实物。依次开列如下:            1《隋书·天文志上》所记钱乐之造“浑天铜仪”。            2敦煌卷子S3326。现藏伦敦。            3敦煌卷子P2512。现藏巴黎。            4敦煌卷子,敦煌县博物馆藏品58号。            5苏颂《新仪象法要》卷中。            6《格子月进图》。现藏日本。            7叶绍翁《四朝闻见录》甲集“词学”条记徐子仪考试事。            四、星名            中国古代的恒星命名系统有着强烈的特色——几乎将人间万物和社会组织全部照搬到天上。下面以《开元占经》所载甘氏、石氏、巫咸氏三大门派的星官为准,《开元占经》卷六十五至七十。并加以分类,列出这些星官的名称一览:            (一)国名:            齐赵郑越周秦代晋韩魏楚燕            (二)帝王贵

地址: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:400-123-4567 邮箱:admin@baidu.com

 技术支持:织梦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