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
地址:

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
电话:

400-123-4567

邮箱:

admin@baidu.com

再抬头的时候,夜火跟中一片清亮。

发布时间:2018-10-23 08:39 阅读

 
语闭的瞬间,离修突然移动身形。
原本寂静空荡的四周突兀地响起了一道清幽明净的声音,这声音干净透明,低低的,浅浅的,平静安逸。
原本就沉默寡言的他,变得变本加厉起来。他不喜与人说话,就连一直留在他身边照顾他的可哥也很少与他交谈。 
原本是想随便找个地方落脚的,但是飞奔出去之后才发现,自己没有任何地方可去。回不老峰?天赐早已不在那里了。想来想去,也只有狐族才有自己的容身之地。
原本因为青泉苏醒之后应该明朗的心情,就像是被人涂抹了一层深黑而变得灰暗起采,在发现青泉几日来的生疏态度,亦发的恶劣起来。
原本在的入口消失不见了,仿佛从来不存在似的。
原来你连这么小的事情都还记得!
原来思绪混乱的时候,夜火已被青泉褪去身上所有的遮蔽,腿被大大的张开着,软绵绵的腰被高高托起,一个火热的坚挺正在撬开那令人羞耻的地方,以缓慢的速度进入。
原来他说的不是他!
原来已经十一年了。
远处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,脚步声来自两人,一个是小天,另外一个……
远远地看见一个幽篮身影站在飘零的飞雪里。
远远地追上离修,将他抱进怀里,离修挣扎了几下,便躲进他的怀里不动,风天寻轻轻地拍着他的背,好言劝说。
远远看去,夜火白皙的侧脸红成一片,就连那小巧的耳垂都不能幸免于难。
远远听见的声音,一听就知道是自己最讨厌的家伙,夜火在心中暗骂。
月蓉端来一壶天都城酿造的『雅情』,羞涩地低头送上后,安静地立在一旁。
再、再、隔天。
再、再、再隔天。

地址: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:400-123-4567 邮箱:admin@baidu.com

 技术支持:织梦58